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登陆艇 >

出海渔民生活大揭秘:睡不着时 就用脚步量船的长度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登陆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船上生活三个月、半年,甚至有时一年都在海上,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儿,说实话,总会有心情不舒畅的时候。”老陈,今年48岁,温岭松门人,18岁开始跟着父亲出海捕鱼,现在是船主兼船老大。30年的海上捕鱼生活,他总结了两个字:无聊。

  可这是赚钱的唯一途径,正常情况下,一年从海上带回来的钱,会超过30万元,还不算政府部门的渔船柴油补贴等,所以看在钱的分上,老陈依旧坚持着这份辛苦的工作。

  老陈说,按照比例算,海上线,大多数的时间是在等待收网。可毕竟是在喜怒无常的海面,哪怕工作了30年,老陈说依然觉得既刺激又危险。

  撒网,是一门技术活。湛蓝的水面下,哪都可能有庞大的鱼群。渔船上装有鱼探器(雷达),这是一种雷达装置,可定位鱼群的方位和深度。

  一旦鱼探器有响动,船长便示意放网,船员们迅速忙碌起来,有的开启机器,有的扛起锁链。网要放多深,两艘船呈什么角度拖网,都关系着能否捞到鱼,这些细节由船长一手把控。

  船长的“收”声令下,起网机转动,渔网从海面上拖起,悬吊在船甲板上。随即,鱼如瀑布倾倒而下。身穿蓝色橡胶质作业服的船员们围了上去,对海鱼进行挑拣,丢去小鱼、杂鱼,剩下的装箱。

  船舱与甲板的地面变得无比湿滑,人一不小心就会滑倒,鱼箱被船员们接力搬运,最终冷藏起来。一趟收网,船员们要花几个小时,处理一两万斤鱼。碰上收成好的时候,一网六万斤鱼,恐怕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了。

  打捞完毕,大伙精疲力竭,脱去工作服,也不管身上淋漓的汗水,径直倒在床上。休息对此刻的船员们来说,是最大的幸福。多数人就这样酣然睡去。

  20年前,老陈出海时雇的船员,都是本地人,后来更多的本地人吃不消常年在海上的生活,大部分都转行了,要么出门打工,要么做鱼贩,船员比例以外地人居多。

  温岭一带最常见的渔船,配置8-10人,除船长外,其余人各司其职。出海之前,几箱香烟、几箱酒、米、蔬菜是标准配置,海上的菜以海鲜居多,但好的海鲜是被封起来的,由船老大管理,只能挑廉价的给船员吃。另外还会带一样男人们解闷最需要的东西:VCD片子。

  “我刚开始干这一行的时候,还要带足饮用水,现在不需要了,船上都会配海水淡化设备。”老陈说,2014年前后,因为有了“广电进渔船”的工程,渔船上可以看到卫星电视,等待拉网的过程中也有了更多的娱乐方式。

  但人与人之间,总是需要语言交流的,出海头几天,哥几个点根烟,聊聊各自的故事,但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以后,再喜欢聊天的人也不愿多讲,更何况是一群男人。“所以出门三个月的话,前一个月还好,后两个月里,船上是很安静的,可能也是累了,有点空闲,大家都选择躺着休息。实在睡不着,就望着窗外发呆。”

  老陈在船上做过一件很无聊的事:用脚步量船的长度。“晚上睡不着,我就会从船头走到船尾,一步步数着,数完了,重新再走一次。”

  当然,在出海的这段时间里,船上的人也是有办法和家人取得联系的,每个船长都会配一部卫星电话,除了海上有难跟渔业部门联系外,也可以给妻子孩子打电话。

  但电话费很贵,一分钟至少需要一元钱。所以打的次数也不多,实在想家人了,才会用一次。

  按照今年的新规定,5月1日到9月15日是东海休渔期,恰好包含了一整个暑假。这是船员们,尤其是有孩子的船员最享受的日子,终于可以陪在家人身边,有时孩子会缠着他们讲出海工作的事情,但大部分船员都不愿意多说。

  在宁波、舟山、台州等地的几个渔村,几辈人都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捕捞的也是同一片海域,但关于海上的这门生意,每个地区还是各有不同。

  船老板、船老大、船员的合作关系最能看出差异。比如舟山普遍是几个人合伙买一条船,然后一起出海,分担各个角色。“舟山渔船杀人案”中,凶手方忠岳杀死的其他一船5个人,就是东极镇黄兴村村民,而且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前不久,他刚被执行了死刑。

  对于远离大陆的海岛村民而言,他们唯一能做的工作就是出海,没有太多选择。方忠岳就曾有过退股的想法,这样亲自上阵的船员组合更能发挥工作积极性,然后按占股比例分成。

  在宁波奉化桐照村,则流行年轻时出海当船老大,等赚够了钱就自己买船,不再出海。渔村人可能毕生奋斗的目标就是:上岸。

  这种模式会造成人员紧张,按目前的行情,船老大年薪在20万元-28万元左右,大副、轮机长15万元,普通船员7万元。船员招募基本靠圈子,船老大会有自己的班底,但也没有固定合同,今年上这条船,明年上那条,完全看谁出的价钱高。

  由于太辛苦,本地人多数不愿出海,年后招工会成为一个大问题。桐照船老板老李说,他有时急到船出海了人还没招齐,不得不先开船,等招到人了再由运输船送去。通常情况下,一个新人上船,头一次需躺七天七夜才能适应。船越小,抗风浪能力就越低,很容易摇晃,床必须带有隔板,防止夜里掉下来。

  对于出海船员而言,钱是没有用处的。所以船老板每年发两次钱,一笔在休渔期发,是小头,大头在年前发放。临近过年,船老板们会相互打听行情,左右邻居发这个数,基本持平,并略微上涨。

  这么做主要是为了留住人,否则等过完休渔期可能又得重新招工了。不过也有例外,家里有急用,船员老婆也可以先来船老板处预支小部分。

  海上的工作极具危险性,比如掉海里、被东西砸到、被电触到仅今年宁波一个沿海渔村就听说三个人出事了。船上的医疗条件有限,紧急情况下才会叫直升机。、

  老李说,海上讨生活不容易,大家会按地区形成帮派,同一个村的一起捕鱼,有一个人带队。带队的通常是这一带产量最高的船老大,一支队伍能带10条船,去哪里捕鱼都是他说了算。

  手底下有“兵”,遇到争抢地盘时就更硬气,比如一个村,最厉害的船老大能带30条船。另外,船马力的大小、船身大小也是争地盘的资本。

  这个问题最严重的是“雷达网船”,它必须固定撒网作业,然后等待一段时间,有排他性。如果贸然进入别人的“领地”撒网,极有可能其他船从你网上开过去,撕开口子,这网就废了,必须回港。

  2011年,某船老板曾组织30条左右的船,围攻其它渔船。船头装上开冰山的“尖刀”,船员戴头盔扔燃烧瓶。对方跪倒求饶也不放过,直至撞沉。

本文链接:http://boomgloves.com/dengluting/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