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登陆先遣支队 >

第二十九路军的详细情况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登陆先遣支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宋哲元,字明轩,1885年出生于山东乐陵城关镇赵洪都村。幼年家贫,刻苦读书,13岁从军,17岁入陕西老帅陆建章所办的随营学校学习。后入冯玉祥部,历任连长、营长、团长。1922年参加直奉战争,升任第二十五混成旅旅长,是西北军五虎上将之一。冯玉祥对他十分赏识,称赞他勇猛沉着,忠实勤勉,遇事不苟,练兵有方。1924年10月冯部改编成国民军,宋哲元任第一军第一师(后改为第四师)师长。1925年秋改任热河都统。

  宋哲元是民国时期热河九任都统中最受欢迎的一个。他曾在承德避暑山庄里成立蚕蜂学校,推广种桑养蜂,振兴热河农业。承德街头到处贴着人不劳动,不配吃饭等大标语,多年死气沉沉的承德街市为之面目一新。宋哲元还在承德兴办军械厂,可以小批量仿制德国毛瑟20响驳壳抢。1926年,宋哲元部撤离承德时,热河人民夹道相送。

  1927年5月,冯玉祥和西北军诸将在五原誓师,参加北伐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宋哲元任第四方面军总指挥,11月兼任陕西省主席。1929年冯玉祥反蒋,被阎锡山软禁在山西,宋哲元遂代理国民军总司令,率部出潼关进军河南。失利后退回陕西。

  1930年4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宋哲元任西北军第二方面军第四路总指挥。西北军一度势如破竹,但由于晋军作战不力,逐渐陷入困境。9月,一直坐山观虎斗的东北军统帅张学良通电拥蒋,随即挥师入关,占领华北,反蒋联军失败。吉鸿昌、梁冠英、焦文典、葛运隆、孙连仲等部相继投蒋;庞炳勋、孙殿英、刘春荣等部脱离西北军。西北军余部约六七万人在宋哲元、张自忠、刘汝明、童玉振、孙良诚、秦德纯、赵登禹、张维藩等人的带领下,退入山西,名噪一时的西北军就此分崩离析。1931年1月,西北军残部被张学良收编,成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宋哲元任军长,秦德纯、刘汝明任副军长,冯治安任三十七师师长,张自忠任三十八师师长。同年6月,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

  张学良给了二十九军五十万元的安置费以后就撒手不管。晋东南是阎锡山经营多年的地盘,二十九军驻扎在此寄人篱下,军费无着,穷困潦倒,士兵们衣衫褴褛,形同乞丐。一年多后二十九军移防察哈尔,不得不夜间行军,就是怕被人当作土匪。这段时间的困顿使宋哲元越发渴望得到一块自己的地盘。

  1932年8月,在张学良的大力推荐下,中央政治会议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主席。察哈尔虽然地狭人稀,但毕竟是个落脚之地。二十九军在张家口扩编为3个师,序列如下:

  总参议萧振赢其实是蒋介石安插的亲信,他在二十九军将领中间的挑拨离间导致了二十九军日后的分化瓦解。

  中原大战给宋哲元的教训有很多,首先是内战只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因而二十九军建军伊始,宋哲元就明确提出不打内战,枪口对外的口号,得到麾下诸将的一致拥护,蒋介石数次企图调二十九军南下剿共,都被宋哲元以各种理由推脱;其次,蒋介石在军阀混战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使宋哲元对蒋及其中央心存疑忌,这个心理影响了他以后很多的重要决策。

  二十九军驻防察哈尔不到半年,长城抗战爆发,二十九军被张学良调到北平东面的冷口、喜峰口一线布防。参加长城抗战的中国军队有三十多万,来自中央军、东北军、西北军、晋军等多个山头。武器装备以徐廷瑶的中央军最好;王以哲、万福麟的东北军,以及商震的晋军也不遑多让;宋哲元的二十九军最差,全军只有野炮、山炮10余门,重机枪不过百挺,轻机枪每连只有两挺,步枪多为汉阳造和山西仿制的三八式,与众不同的是二十九军士兵人手一把镔铁大刀。

  在接下来的喜峰口战斗中,二十九军血战日军铃木、服部旅团,一战成名。二十九军士兵以大刀和手榴弹对抗日军的先进武器,歼敌五千,喜峰口防线经历多次激战始终屹立不倒。日本《朝日新闻》评论道: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战后宋哲元、张自忠、冯治安、赵登禹、刘汝明等人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

  喜峰口抗战的胜利是中国自九一八以来的首次大捷,全国上下一片欢腾。社会各界纷纷组成慰问团前来劳军,各报记者也蜂拥而至。记录二十九军的新闻电影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影院上映,电影中每每出现宋哲元的镜头时,观众们都要起立鼓掌。二十九军大刀队因长城抗战而名扬天下,作曲家麦新为此创作的《大刀进行曲》,立刻被到处传唱。

  虽然二十九军在喜峰口获得胜利,中央军第十七军的三个师在古北口却相继被打残,日军从此处突破,造成中国军队整个防线的崩溃。张学良引咎辞职,何应钦接任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于1933年5月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事实上承认了日本对东三省的占领,并将冀东、察东列为非武装区,任由日军进入。

  长城抗战的失败让宋哲元痛心疾首,他问道:为什么我们30万大军打不过5万日本军?二十九军的喜峰口抗战其实是惨胜,虽然歼敌五千,自己也伤亡过万,而徐廷瑶的十七军更是伤亡两万余人。

  长城抗战以后,宋哲元带领二十九军回到察哈尔,此时正值冯玉祥在察哈尔组织的民众抗日同盟军遭到蒋介石取缔,不得不解散,于是全部被二十九军收编。宋哲元征得中央同意,将二十九军扩充为四个师,六万多人。新增的一四三师(原暂二师)由刘汝明任师长,一三二师则由赵登禹为师长。二十九军还接收了抗盟的大量武器装备,包括原东北军汤玉麟部的三十多门山炮,实力大增,成为华北举足轻重的一支军事力量。

  1934年,日本继续在华北挑起事端,这年连续发生了察东事件、河北事件和张北事件。迫于日本的压力,1935年6月10日,国民政府同日本签订何梅协定,同意中央军、东北军及党务、特务机关从河北及平津撤出。6月19日,南京行政院以屡生事端 为由,免去宋哲元察哈尔省主席职务。6月28日,察哈尔地方政府由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出面同日本东北军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签订秦土协议,割让察东六县,二十九军撤到张家口以南。

  宋哲元在察哈尔同日本人周旋,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不想仍然被罢官,不禁愤懑异常,离开察哈尔前往天津私宅休养,临行前在张家口火车站公开指责蒋介石:谁再相信蒋介石抗战,谁就是傻瓜****!来到天津以后,即有谣言传来,说中央要调二十九军南下剿共,更使宋哲元相信中央要向二十九军开刀。宋在天津的十几天,被大批汉奸包围,诸如王揖唐、曹汝霖、陈觉生、齐燮元、陈中孚等人物纷纷登门拜访,劝说宋哲元投靠日本。宋有所动摇,同意萧振赢去和土肥原接触,只等中央发布征调二十九军南下的命令,就公开投日。

  幸亏形势的变化使宋哲元免于踏上叛变投敌的不归路。何梅协定签署以后,中央军黄杰、关麟徵两军撤出河北省,造成平津出现权力真空。这时前西北军将领石友三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纠集汉奸白坚武、潘毓桂和几千号地痞流氓,在湾平起事,打起自治的旗号公然向北平进军,全国震动。此时北平周围除了察哈尔的二十九军,已 1936年冬,日本华北驻屯军举行军事大演习,以北平、丰台为假想目标,向中国政府示威。宋哲元立即决定针锋相对,举行二十九军大演习。日军演习部队为1万余人,二十九军演习部队为5万多人。二十九军兵强马壮,也让宋哲元的底气足了许多。

  12月12日爆发西安事变,南京出现何应钦为首的武力解决派,和宋美龄、冯玉祥为首的政治解决派。山东韩复榘发出马电称赞张学良的行动是英明壮举,并声称他的部队奉命西开,请张、杨二人祈勿误会。宋哲元则站在老长官冯玉祥一边,发出漾电,呼吁和平解决,一定要确保领袖安全。韩复榘错判形势,为日后被蒋所杀埋下伏笔。宋哲元坚定支持蒋介石,很得蒋的好感。后来宋屡次失策,丢失平津,蒋介石也没有落井下石,拿他作替罪羊。

  进入1937年,华北形势出奇的平静。2月初,日本林铣内阁上台,立即宣扬不尚武的新政策。日本商界则频频伸出橄榄枝,派团访华,只谈经济,不谈政治。4月,日本外务省通过了《第三次处理华北纲要》,表示要采用公正的态度...形成日中间的友好关系。 华北驻屯军也一反常态,主动和冀察当局改善关系,不仅史无前例地赠送二十九军十几门山炮,还邀请宋哲元、张自忠两人访问日本,参观陆海空联合演习。宋哲元不愿去,于是由张自忠率领代表团访日。当面对新闻界质询时,宋哲元说道:中日为远东大国,应对于远东事件,共同负责,否则他人获益,而中日两国俱蒙不利,渠希望两国负责领袖,各了解其本国地位,而勉力消除现有困难,并根据平等原则,以增进双方之繁荣与和平。 这番话又遭到各界抨击,让宋哲元苦恼万分。其实宋也不过是应和南京政府对日外交的基调,日本人破天荒陪起了笑脸,总不能不给人家一点面子。

  事实上日本伸出的橄榄枝完全是假象。1937年春,日方从关外大批调运关东军入关,平津间的日军增加到三、四万人。从4月25日起,华北驻屯军在平津近郊频繁进行战斗演习,6月开始进行以攻击卢沟桥、夺取宛平城为目标的昼夜演习。6月21日,华北驻屯军紧急成立临时作战科。一切迹象表明,日本军方正在积极备战。

  由于二十九军在平津和日军胶着对峙已经有两年,其间冲突事件不断,但都得以政治解决,因此从上到下麻痹大意,对日军的频繁活动缺乏重视。另一方面,二十九军将士也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认为平津地区日军以区区三万人,断然无法和十万之众的二十九军对抗。1937年5月,宋哲元厌倦了和日本人周旋的生活,离开北平回到山东乐陵老家养病。正当宋哲元在家乡享受难得的闲暇之时,爆发了震惊中外的芦沟桥事变。

  7月11日晚,宋哲元从山东返抵天津。此时宋哲元认为目前日本还不至于对中国发动全面战争,只要我们表示一些让步,局部解决仍有可能。南京方面的指示也是应战而不求战。根据这个精神,二十九军各部都按兵不动。三十七师旅长何基沣要求趁丰台日军空虚之际主动攻击,被张自忠制止。实际上,日本政府已经做出了扩大战争的决策,只是华北日军在宛平一战发现二十九军战力强劲,这才感到兵力不足,与冀察当局的交涉只是缓兵之计,争取时间增调部队。宋哲元与张自忠等人对此缺乏清醒判断,仍致力于通过外交斡旋解决事变,于是与日方签订了停战协定。

  芦沟桥事变时的平津地区态势,日军根据《辛丑条约》占据了各个战略要地,和二十九军阵地犬牙交错。这样二十九军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日军在停战协定的掩护下频繁调动,占据有利攻击位置。一直到7月下旬,宋哲元依然对局势没有清醒认识。这时中央军增援部队已经开到保定、沧州,到这时宋哲元还在担心中央军来抢他的地盘,在24日给蒋介石的一封信中仍说刻下拟请均座千忍万忍,暂时委屈求全,将北上各部队稍为后退,以便缓和目前,俾得完成准备。

  到7月底,日军已经陆续从国内和东北增调第五、六、十、二十师团和独立混成第一、十一旅团到平津地区,加上原来的天津驻屯军,总兵力达到十几万余人。26日晚,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限二十九军于27日正午以前撤出北平,被宋哲元严辞拒绝。宋哲元这时才明白战争已经不可避免。27日,宋哲元召开军事会议,准备在8月1日发动进攻,冯治安三十七师会同赵登禹一三二师主力攻丰台,张自忠三十八师攻天津海光寺。

  日军先发制人,于28日凌晨发动全线进攻,南苑、北苑、西苑、通县等地均发生激战,二十九军仓促应战,局势非常不利。宋哲元现在面临两难选择:平津地区无险可守,日军拥有优势兵力,又占了先机,此战二十九军不但难操胜券,而且连老本都有可能赔上;如果撤退,丢失平津责任重大,无法向南京、向国民交代。宋哲元正犹豫不决之时,噩耗传来,南苑的二十九军军部遭到日军主力攻击,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阵亡,军部直属部队和一三二师寡不敌众,被击溃。南苑丢失,二十九军防线被拦腰砍断,危在旦夕。

  正好蒋介石发来电令,让宋哲元撤到保定。宋哲元此时保存实力的心思很重,他对张自忠说:西北军是冯先生一生心血所建,留下的这点底子,我们得给他保留着。此事非你不能做到。二十九军现在战线过长,我们要把部队收容起来,只有你能和日本人谈判,拖延一个星期......张自忠临危受命,代理北平市长,他对秦德纯说: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29日凌晨二十九军除留下四个团维持治安以外,全部撤走。

  北平人民清早出门,发现国军已经抛弃了平津人民退走了,而张自忠署名的告示四处张贴,劝告民众各安其业,不要惊惶自扰。于是舆论大哗,都认为张自忠做了汉奸,一时间举国声讨张逆自忠。张自忠是一个自尊心、荣誉感非常强的人,这次遭遇对他打击很大,从此萌发死志。

  宋哲元退到保定以后,依然幻想着张自忠将日本人摆平,和平解决事变,他能够率军返回平津。但张自忠从北平传来的消息,日军仍然在源源不断地从关外开来,战事没有结束的迹象。以后的一段时间,全国各大报纸开始追究丢失平津的责任,矛头直指宋哲元,南京方面也态度暧昧。宋哲元清楚蒋介石擅抓替罪羊,此时正可以将他推出去法办,借以卸罪于国人,因而非常担心。

  8月中旬,宋哲元接到蒋介石召他进京的电报,忐忑不安,于是又派秦德纯代为晋见。秦德纯带回了意外的好消息。蒋介石对宋不但没有指责,反而慰勉有加,还同意将二十九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第一集团军的编制是:将原来的四个师扩编为三个军,宋哲元为总司令,原三十七师和一三二师扩编为七十七军,以冯治安为军长;原三十八师扩编为五十九军,军长由宋自兼(后来张自忠重返部队),原一四三师扩编为六十八军,以刘汝明为军长。部队驻守津浦路沿线。

  但是不久南京方面就委任冯玉祥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指挥津浦路抗战。宋哲元知道这是变相夺自己的兵权,于是称病告退,赴泰山休养。冯玉祥满怀雄心壮志来到第一集团军,发现过去的部属早已和他离心离德,根本指挥不动。萧振赢趁机到处煽风点火,拉拢冯治安,离间第一集团军将帅。9月上旬,矶谷师团开始沿津浦路向南进攻。第一集团军此时内部矛盾重重,诸将相互疑忌,于是一触即溃。不得已,南京方面将冯玉祥调走,让宋哲元回来收拾局面。

  宋哲元回到部队以后很想有所作为,他主动向南京请求发动反击,进攻邢台。他的作战计划得到蒋介石的批准。没等到第一集团军各部进入攻击地点,就被日军侦察机发现。于是日军一个混成旅团从邯郸出发,进攻大名。驻守大名的是何基沣的一七九师,顽强抵抗七天以后不支撤退。此战充分反映了第一集团军诸将保存实力的普遍想法,大名危急时,左面的石友三部,右面的黄维纲部,都拒不援手。大名丢失,宋哲元的反攻计划于是流产。

  宋哲元这时才感受到部队里面士气低落,矛盾重重。不久,南京方面陆续将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南调。此时的宋哲元已经完全丧失斗志,想方设法要保全自己这点残余实力,部下看透了他的心思,争先恐后地逃跑,反而把宋哲元和他的集团军部落在后面。这样撤到茅津渡,宋哲元接到了调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的命令,于是黯然离开了他苦心经营多年的部队。

  两年后宋哲元在四川绵阳郁郁而终,被追授为一级上将。朱德和彭德怀赠挽联一幅:一战一和,当年变生瞬间,能大自于天下;再接再厉,后起大有人在,可元忧乎九泉。周恩来挽宋哲元: 失地未收回,虎威昭垂芦沟月;绵阳惊不起,鹃声啼破锦江春。 蒋介石挽宋哲元: 砥柱峙中流,终仗威稜慑骄虏;星芒寒五丈,不堪珍瘁恸元良。

  抗日雄师二十九军的故事还没有完,刘汝明的六十八军和张自忠的五十九军都参加了徐州会战,战功卓著。后来组建第三十三集团军,下辖曹福林的五十五军,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和冯治安的七十七军,张自忠任司令,冯治安副之,算是二十九军的延续。三十三集团军后来参加随枣会战和枣宜会战,均立下赫赫战功,而张自忠就在枣宜会战中壮烈殉国,冯治安接任司令。枣宜会战以后,三十三集团军元气大伤,又由于是杂牌部队的原因而得不到补充,战力每况愈下,三年后参加常德会战时就已沦为二流部队。抗战结束以后,三十三集团军整编为三十三军,仍由冯治安任军长。冯治安率部参加淮海战役,在韩庄、台儿庄附近起义。

  宋哲元是一个相当复杂的人物,他内心爱国意识和军阀意识同样强烈,常使他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宋哲元有根深蒂固的军阀割据思想,在平津的所作所为,一半是为日本人所迫,一半仍是希望建立一个独立王国,搞军事割据。蒋介石对他花过大力气拉拢,但宋哲元最终还是不肯投怀送抱。芦沟桥事变以后,宋口口声声要为冯玉详的西北军留点底子,反映出他内心深处冯玉详始终高过蒋介石。当时的形势,蒋介石已经实现统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西北军多少将领与时俱进,投靠蒋介石,宋哲元对冯玉详的一片忠心令人慨叹。

  宋哲元未尝不想抗日杀敌,但他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军阀思想最终断送了他的军旅生涯。蒋介石能够重用张自忠、冯治安、刘汝明等人,以及孙连仲等其他西北军将领,但不肯用宋哲元,就是看透了他的私心杂念。张自忠在鲁南用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五十九军和板垣师团硬拼,完全不顾伤亡,才获得临沂大捷;孙连仲守台儿庄,也是抱着将部队打光的决心,才有台儿庄大捷。正是这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为中国最终赢得了抗战胜利。

  归根结底,宋哲元是中国数十年军阀混战时期造就的人物,虽然有不屈的民族气节,但因为思想上致命的缺陷,无法成为抗日救国的中流砥柱。宋哲元最终未能战死沙场,得到一个军人最理想的归宿,的确令人惋惜,但也在情理之中。

  展开全部1932年8月,在张学良的大力推荐下,中央政治会议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主席。察哈尔虽然地狭人稀,但毕竟是个落脚之地。二十九军在张家口扩编为3个师,序列如下:

  总参议萧振赢其实是蒋介石安插的亲信,他在二十九军将领中间的挑拨离间导致了二十九军日后的分化瓦解。

  展开全部打响芦沟桥抗战第一枪的二十九军隶属国民革命军张学良部,但他并非东北军旧部。他的前身是直系曹锟部第十六混成协(旅)。协统冯玉祥。1917年,为抵御张勋复辟帝制,十六旅曾在丰台、天坛一带与之激战。段祺瑞主政北京后,冯玉祥奉命率部去湖南,任湘西镇守使。

  1921年该部入陕,改编为第十一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扩编为直系第三军。1924年,直奉战争期间,冯玉祥联合陕军第一师师长胡景翼,任北平警备副司令的第十五混成旅旅长孙岳,于十月间,发动政变。冯部突然倒戈,从热河杀回北平。在山海关一线与奉军决战的曹锟、吴佩孚腹背受敌,全线动摇。冯玉祥遂在北平改所部为国民军第一军,自任军长。并且废止清室优待条例,将溥仪逐出皇宫。1926年,冯玉祥遭受直奉联军和阎锡山的围攻,不得已宣告下野,同时赴苏联考察。所部被编为西北屯垦军,移驻河套。9月16日,冯从苏联回国,于五原誓师北伐,统领旧部,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孙连仲、宋哲元、方振武、吉鸿昌、鹿钟麟、佟麟阁、张自忠、赵登禹等抗日名将,都在其麾下。1930年蒋冯阎中原大战,冯部战败。部下或被收买,投降,(孙连种、韩复榘,刘茂恩、石友三等),中坚部分被占据京津地区的东北军张学良部改编第三军。东北易帜后编入国民革命军系列,为二十九军。由宋哲元率领,驻屯热河、察哈尔。1933年初,二十九军以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为前敌总指挥,接防通往热河的长城著名隘口喜峰口。3月9日,正在接防的部队发现日寇前锋已尾随向关内溃逃的东北军,占领了喜峰口之东北地势高峻的老婆山诸岭,将喜峰口我军置于炮火之下。二十九军不得已以营团为单位,攀登峻崖,冒死冲锋,以血肉之躯,与日军争夺老婆山及其北长城。阵亡四百余人,才将险要夺回,阵地在敌人强大兵力与炮火反攻下失守后。3月11日,整整一天,二十九军在109旅旅长赵登禹率领下,反复阻击冲锋,以大刀砍杀日寇,牺牲千余,争夺老婆山、松亭山阵地。其左翼大刀队,夜经松树胡同、走马哨,出潘家口至蓝旗地、蔡子峪一带,奔袭后杖子、小喜峰口以北16村日军步、骑兵部宿营地。佟泽光右翼大刀队出铁门关、经炮岭、阎王台至白台子、刺峪一带,袭击敌人炮兵阵地。在日军重围之中,大刀队勇士枪射,刀劈,全歼日寇佐官以下军官。毙敌千人,自己也损折四分之三。喜峰口抗战,是关内抗战打响的第一枪。它标志着二十九军作为一支爱国的军队,在抗日救亡的民族史册上,将写下光辉的一页。从此,他的将佐,将前赴后继,用鲜血续写这一篇章,直到全民抗战,胜利的那一天到来。

  由于坚持“攘外必先安内”国策的蒋介石不愿意提前开启中日战端,又时刻防止冯玉祥坐大,东山再起。所以并不支持喜峰口和随后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处于京津前线的二十九军孤立无援,在“塘沽协定”签订后,不得不中止长城抗战,移驻平津。又在“何梅协定”和不得已签署的“秦土协定”制约下,在狭窄的范围内,虚与日军周旋。

  1937年7月,经过“何梅协定”、“秦土协定”,顺利组建了伪华北自治政府的日寇,谋图南进,扩大侵华战果。遂盯上了在北平西南,永定河上,扼京广铁路咽喉,事关驻平津的第二十九军补给及南下通道安危的芦沟桥。7日,日军借口其演习部队一名士兵失踪,要强行进入芦沟桥东南的宛平城搜查,遭到中国军队严词拒绝。虽然,失踪士兵已于当晚归队,但恼羞成怒的日军却悍然出动步炮联合兵力,于八日拂晓五时,向铁路桥及其北的龙王庙阵地大举进攻。第二十九军冯治安师(三十七师)、何基沣旅、吉星文团、金振中营,在军部指令:“芦沟桥即为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的鼓舞下,以一个加强营,1400兵员,步炮五个连的兵力,奋然迎击敌寇。当天夜半,以大刀队突袭日寇,夺回白天在日寇强攻下,守军全部阵亡的铁路桥。大刀队几乎全军战死桥头,杀敌无算。至九日,夺回全部失地,宛平城巍然屹立,龙王庙、铁路桥牢牢在我手中。敌酋松游少将被击毙,指挥不力的田代中将被辱,破腹自杀。如果不是132师师长赵登禹7月28日在北平南苑指挥作战中牺牲,副军长佟麟阁同日中炮重伤殉国,二十九军防线全线动摇;代替宋哲元(时离职回山东乐陵),指挥部队的副军长秦德纯只好忍痛下令部队撤退,芦沟桥守军将继续战斗下去,直至最后一人。

  芦沟桥抗战打响了抗日战争爆发的全民抗战的第一枪。而上至副军长,下至普通士兵,二十九军发扬光大了喜峰口浴血抗敌的英雄精神,这种精神,将写入青史,与日月同辉,与江山永在,光照千秋!

  突围后的二十九军,因战功显赫,声望卓著,被蒋介石扩编为第一集团军。所部在河北,山东继续与日军作战。孙连仲(北援二十九军之第二集团军一军团长)、冯治安(所部三十七师扩编为七十七军),张自忠(所部三十八师,含一三二师,扩编为五十九军)刘汝明(所部一四三师扩编为六十八军)部参加台儿庄作战。为战役大捷,立功甚伟。

  徐州会战后各部突围,相继参加武汉会战,随枣(湖北随县,枣阳)会战、枣宜(枣阳、宜城)会战。因二十九军平津突围后接替秦德纯担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北平市长,蒙受汉奸骂名,决心以抗敌至死以谢国人的张自忠将军,于枣宜战役中,明知日军已知晓他的行动,却依然率领所部渡过襄河,与日军浴血奋战,终因孤军被围,誓死不屈,于1940年5月16日,在湖北宜城南瓜店为国捐躯,成为一代英烈。所部三十三集团军(七十七军、五十九军扩编)在副司令冯治安率领下,在鄂西抗战,成为抗日战争胜利后,在河南、湖北受降的英雄代表。冯治安所部后来改编为第三绥靖区部队,驻守徐州以北枣庄、贾汪地区。1948年11月8日,淮海战役中,副司令长官,中共特别党员张克侠率五十九军一部,中共特别党员,七十七军军长何基沣率领本部人马,计两万三千余人举行战场起义。敞开了徐州的北大门。为我军于1948年11月11日,全歼孤立在徐州东北碾庄地区的第七兵团黄百韬部创造了条件。

  刘汝明所部六十八军,1938年6月,升格为二十八军团。参加徐州、武汉会战后,翌年1月,编入第二集团军,随后又进行了随枣,枣宜会战。后在豫西、鄂北坚持抗战直至胜利,改编为第八兵团。

本文链接:http://boomgloves.com/dengluxianqianzhidui/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