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登陆先遣支队 >

回望洛阳抗战烽火 凝聚民族复兴力量

归档日期:10-07       文本归类:登陆先遣支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年是“七七事变”爆发80周年。“七七事变”之后,全民族抗战在神州大地如火如荼,地处中原的洛阳也走到了抗战第一线。为取得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洛阳人民在中国的领导下,与日本侵略者殊死搏斗,付出了巨大牺牲,在全民族抗战中具有重要地位。

  铭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近日,本报记者多方查阅资料,带您重温那段历史,重读可歌可泣的洛阳抗战往事。

  1 “行都”飘摇:中共组织抗日救亡活动 洛阳成为抗战第一线年代,山雨欲来风满楼。1932年,“九一八事变”的炮声犹在耳畔,“一·二八事变”又在上海爆发,南京国民政府因安全受到威胁,决定迁都洛阳。

  元旦刚过,洛阳市民就从一批行色匆匆的外籍人士身上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氛。这是来自西安的外籍人士,因为担心中日战争爆发,开始撤离,途经洛阳。

  1937年7月7日夜,日本侵略者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7月8日,“七七事变”消息传到延安,和中共中央判断这是全面抗战的开始。当天,中共中央率先向全国发出通电,大声疾呼:“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作为国民政府的“行都”,而且“西安事变”前后要人频频到来,洛阳当时是信息传播最快的地区之一。“七七事变”发生后,洛阳的抗日救亡活动很快达到高潮。

  《洛阳市志》记载,1937年9月,中共豫西临时工作委员会改为豫西特委,机关驻地洛阳,吴纯甫任书记,下辖18个县委,开始公开组织抗日救亡活动。

  9月下旬,洛阳各界抗敌后援会成立。中共地下党利用这一合法组织,开展抗日救亡工作。

  12月,侵华日军第一次轰炸洛阳,中共豫西特委发出《为准备建立豫西抗日游击战争根据地而斗争》的指示。

  1938年1月,蒋介石在洛阳召开第一、第二战区军事会议。八路军高级将领朱德、彭德怀、、贺龙参加了会议。

  1938年6月,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从郑州迁洛。从此,洛阳成为抗战第一线 洛八办:亲自布置三项任务 “红色枢纽”不负重托

  在洛阳市南关贴廓巷,有一座坐南朝北的清代庭院式建筑,古朴宁静,这就是洛阳市重要的革命遗址——由清代庄家大院改建成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驻洛办事处旧址。从1938年11月至1942年2月,它成为一个“红色枢纽”。

  1938年春,华北沦陷。日军为了将华北、华中战场连成一片,兵分两路向徐州地区和黄河一线日,开封陷落,郑州、洛阳告急。

  根据形势,中共中央决定在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的洛阳设立八路军办事处,准备一旦日寇侵占豫西,就在伏牛、桐柏山区及豫皖边区一带发动群众,组织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中央决定由时年29岁、在军委统战部工作的刘向三负责到洛阳筹建八路军办事处。

  亲自与刘向三谈话,要求他赴洛阳筹建八路军办事处。当时给他的三项任务是:在日军过黄河后,准备在河南境内打游击;开展上层的统战工作;为地方党组织开展工作提供方便。

  当年11月,刘向三率领50多人携带军用电台、地图及其他各类辎重抵达洛阳。起初,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拒绝八路军在洛阳设立办事处,后经刘向三多次交涉,程潜才勉强同意在洛阳南门外贴廓巷的庄家大院以“通讯处”的名义对外办公,“第十八集团军驻洛通讯处”正式设立。

  1939年1月,卫立煌调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后,“第十八集团军驻洛通讯处”正式更名为“第十八集团军驻洛办事处”,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洛八办”。

  1942年,国共两党关系恶化,洛阳形势日趋紧张。皖南事变爆发后,蒋鼎文接替卫立煌继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加紧对洛八办的监视与破坏。在形势的逼迫下,1942年2月,经中央批准,洛八办工作人员撤离洛阳。临走时,工作人员把步枪、子弹等武器及部分不便携带的物品丢进了后院的水井。

  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洛八办在圆满完成了其主要任务的同时,以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连接华北、华中等抗日根据地与延安的交通枢纽,掩护和转送了大批过往干部、进步青年,接待了、朱德、彭德怀、徐海东、彭雪枫等领导同志,在筹集中转物资、帮助地方党组织开展工作等方面成效显著,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今,洛八办旧址已被辟为纪念馆,庄家大院的厅堂和厢房,成了陈列抗战图片、革命文物的展览室。水井中的枪弹、徽章,被小心翼翼地打捞出来,带着斑斑锈迹,向人们诉说着那段历史。

  从1943年秋到1944年春,日本帝国主义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为了挽救其灭亡的命运,1944年3月,日军制订了《一号作战计划》,发动了旨在打通中国东北到东南亚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

  随着豫北、豫东、豫南的相继沦陷,一时间国民政府在河南的政治、军事重心完全转移到了洛阳。以夺取洛阳为主要军事目标的河南战役是豫湘桂战役的第一阶段。

  1944年4月18日凌晨,日军在冈村宁次的指挥下,以第三十七师团为先导,从中牟渡过黄河,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八集团军暂编第十五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河防阵地很快失守。豫湘桂会战帷幕由此拉开。

  19日,日军向第二十八集团军第八十五军邙山头阵地发起进攻,第二十八集团军守卫的黄河南岸阵地全线失守。渡过黄河后,日军全力发动攻势,中牟、郑州相继陷落,第一战区的正面防线就此被彻底撕碎。

  其后,日军一面沿平汉铁路南犯,一面沿陇海铁路向西进攻。沿平汉铁路南犯的日寇从郑州南下,5月1日占领许昌。沿陇海铁路西犯之敌,在占领广武、汜水等地后,又分兵两路:一路沿陇海铁路继续入侵虎牢关,遭到阻击;一路越过陇海铁路向南,经荥阳直抵密县,和由郑州进犯密县的敌人会合,组成西犯洛阳的主力。

  1944年5月4日,日军渡过伊河,直逼龙门,洛阳保卫战由此拉开帷幕。驻守龙门的新六师、暂编第十四军等部与日军激战两天两夜。

  5月9日,日寇第一军由垣曲渡过黄河,侵占渑池后兵分两路:一路攻克新安,从西翼进逼洛阳;一路西犯陕县、灵宝、卢氏。同时,洛宁、伊川、嵩县、偃师、孟津相继沦陷。洛阳成为一座孤城。

  5月11日晨,下池、七里河、兴隆寨、瞿家屯、小屯等地发生激烈战斗。24日,在多架飞机和120门火炮的掩护下,日军300余辆战车分6路向城内猛攻。当时,洛阳守军兵员严重不足,伤亡过重,无法坚持战斗,于当夜突围。

  在整个豫中会战中,日军仅用37天就夺取38城。但从1944年5月4日日军和守军在龙门开战起,到25日洛阳沦陷,历时21天。这在抗日战争历史上是不多见的。洛阳保卫战不仅牵制了日军西进,还为中国军队在豫西山区和豫陕边界布防、保卫西北大后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洛阳沦陷后,根据毛主席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和“敌退我进”的战略方针,中共中央决定向河南敌后进军。

  1944年7月中旬,召见皮定均和徐子荣,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向河南敌后进军的命令,指示组建“豫西抗日游击支队”,担负起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的先遣任务。

  9月5日,以皮定均为司令员、徐子荣为政委的“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支队”在林县(今林州)郭家园成立。这支队伍后被称为皮徐支队。

  9月21日,皮徐支队1700多人,在黄河两岸人民群众的支援下,在孟津县河清村渡过黄河,挺进豫西。随后,皮徐支队分赴偃师、伊川等地,并建立了豫西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偃师县抗日民主政府。

  1944年11月初,豫西抗日先遣支队在皮定均、徐子荣的带领下,从箕山白栗坪突围后来到杨窑村,并在这里与各路武装工作队会合,召开了创建抗日根据地的决策会议,决定在佛光山区开辟豫西第一个抗日根据地,史称“杨窑会议”。会后,支队、地委机关由杨窑村移驻定窑村,后迁佛光寺,全面开展佛光根据地的建设。

  如今,偃师市府店镇杨窑村仍保留有“八路军豫西抗战独立支队队部旧址”,该旧址于2009年9月18日被修缮一新并对外开放。院子里有一孔依山而凿、坐南朝北的简陋窑洞,这便是“杨窑会议”旧址。

  以洛阳为中心的豫西抗日根据地开辟后,豫西军民在的领导下掀起了抗日斗争的新高潮。

  1944年12月,豫西第一抗日支队配合伊川独立团拔除白沙日伪警察局,毙敌20余名,生擒敌人70余名;1945年3月,豫西抗日游击队第六支队与新安县抗日武装黄河支队伏击孟津横水据点日军,歼敌200名,缴获机枪3挺、步枪40多支;当月,皮定均在缑氏指挥攻坚战,歼敌千余人,缴获迫击炮11门、轻机枪10挺、长短枪281支,还有战马及弹药、电线月,豫西抗日游击第六支队在伊川县城东打响三道岭抗日阻击战,毙伤日伪军80多人……

  史料记载,豫西军民收复2万多平方公里国土,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发展了武装力量,沟通了陕北和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的联系,阻止了日寇的西进,为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中国赢得抗战胜利。此后,洛阳地区成为全国16个受降区之一。被日军占领一年多的古都洛阳,终于又回到了中国人的怀抱。

本文链接:http://boomgloves.com/dengluxianqianzhidui/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