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登陆战役 >

跟随叶帅指挥抗登陆“战役”

归档日期:06-06       文本归类:登陆战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金冶 1922年出生,1938年12月入伍,1940年1月加入中国。他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个时期的战斗岁月,参加了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百万雄师渡江等一系列重大战役,随军进驻杭州,参加解放浙江全省战役,曾任师参谋长,总参作战部战役训练处处长、军训部副部长、部长,南京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等职,是正军职离休干部。他因病于2006年8月23日在南

  本月20日—26日中俄举行东海联合军演,举世瞩目。而在60年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前苏联军事专家的指导下,进行过一次轰动世界的大演习。那次演习包含了诸多第一,即第一次核、化学武器条件下演习;第一次陆海空联合抗登陆演习;第一次邀请外国军事代表团参观……那次演习由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担任总导演,时任总参作战部战役训练处处长金冶参加制定此次演习的方案,他是平阳县鳌江人,后来据此撰文《跟随叶帅去导演辽东半岛军事演习》,今天温州晚报编发此文,以飨读者——

  1952年底,我随九兵团从朝鲜战场回国,1953年我被调到总参谋部工作。

  1955年秋,我参加辽东半岛军事演习。这次演习是建国后有陆、海、空军参加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演习,是针对我国海岸线漫长的特点而进行的抗登陆战役演习。演习时,、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各位元帅及三总部领导人莅场指导;有苏联、朝鲜、蒙古、越南等国的国防部长等高级将领率领的军事代表团,各大军区、各军兵种、野战军及各院校负责同志参观学习。

  我当时负责导演部的组织工作,在演习前三个月就跟随元帅到大连进行演习的准备工作。在组织实施过程中,叶帅自始至终与我们导演部的同志一起,认真细致地研究演习方案,把握演习中每个重要环节,经常亲自深入到演习部队中,同广大指战员交谈、了解情况,及时解决工作中的疑点及具体困难,使演习准备工作进行得井井有条、严密周到(编者注: 由于准备工作繁忙,甚至没有参加1955年9月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元帅军衔授予仪式)。

  当参观演习的首长及各国军事代表团到达时,叶帅交待我一定要把演习准备与实施计划向他们交待清楚,保证他们在观看时能听清楚、看清楚。当周总理、陈毅元帅在演习前到达大连时,叶帅要我带着地图向他们汇报情况。陈老总,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就跟随他多年,比较熟悉、随便,而面对面向总理汇报还是第一次。

  记得1939年2月23日,周恩来以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公开身份,来皖南新四军军部视察,当时新四军军部机关干部和教导总队的学员(我是七队学员)都在青弋江章家渡口列队欢迎周恩来。那次,我们在云岭陈家祠堂听了周恩来长达一天的报告,深受教育。抗美援朝回国在北京工作期间,也常听周总理的报告,但像这次面对面坐在一起汇报情况,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我根据叶帅的指示,认真作了准备,如实作了汇报。汇报后,总理表扬我:“你情况很熟悉嘛!”我说:“我跟叶帅来到大连将近三个月了,叶帅对演习准备工作抓得非常具体、细致,我遵照叶帅的具体指示向你汇报的。”总理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满意。当各国军事代表团到达大连时,叶帅又要我介绍情况。当时,我的情绪有点紧张,他便鼓励我说:“不要紧张,照你掌握的情况,大胆地讲。”当我在大连宾馆礼堂向各国代表介绍情况后,苏联代表团的同志即席问我,这次演习准备多少时间?我说:“这次在总导演元帅直接领导下,在苏联专家热情帮助下,准备了近三个月的时间。”他们高兴地说,叶元帅亲自出任总导演,准备工作很充分,像这样大的战役规模演习,在苏联也要三个月。我说:“这样规模的演习我们还是第一次,缺乏经验,请你们多多提出意见。”他们说,有意见我们一定毫不保留地向你们提出来。

  在准备实施的过程中,苏联专家提出,“抗登陆作战要在敌人集结、登船、航行、展开、登陆各时节实施一系列的打击。”我们对此有不同看法,和他们发生了一些争议。叶帅知道后对我们说:“苏联的经验我们要学习、借鉴,但要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从实际出发。”他在总结时指出:抗登陆战役要抓住两个主要时机,第一是在敌人战术展开向我海岸接近时,这是打击敌人的第一个有利时机,我们要给敌人一个半渡突击,中国古兵法叫作“半渡击”(编者注:敌人渡船渡了一半给它一个打击)。敌人已经陆续上岸,但未站稳脚跟,屁股还靠着汪洋大海,这是打击敌人的第二个有利时机。我们要进行反冲击,反突击。这在我们中国古兵法上叫作“背水击”。上述两个主要时机,我们要集中全部力量,给敌人以歼灭性的打击。叶帅在这次演习总结中提出的“半渡击”、“背水击”,后来成了全军实施抗登陆作战训练的重要指导原则。叶帅指示的精神:我们在准备演习的全过程中既注意积极学习、吸取外国的先进经验,又不照抄照搬,坚持从我国我军的实际情况出发,实事求是地确定自己的作战方针和原则。这对保证这次演习的成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对演习中所遇到的一些重要的学术理论及实际问题,叶帅总是提倡在会议上充分发扬民主,共同研究确定。当时,导演部有副导演邓华上将(沈阳军区司令员)、肖克上将(训练总监部副部长)、甘泗淇上将(总政副主任),还有各军兵种专业的助理导演,如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总后勤部洪学智上将等同志。记得为了各军区、院校、野战军的领导同志参观学习时,是否要他们进行想定作业(想定作业是通过设想的作战情况研练战役、战斗组织指挥的一种训练方法),大家的意见不一致。有人认为,这些首长都是老同志,有的人文化水平不高,要他划图、进行想定作业怎么行?但不少同志认为,为了增强参观效果,使大家真正学到点东西,先进行理论学习、想定作业是必要的。这个意见得到了导演部领导同志的一致同意。叶帅在听完大家的意见后,也表示支持。这次演习后,叶帅对全军的干部训练、机关训练提出要求,明确指出要掌握“理论学习、想定作业、实兵演习”三个环节。这个指示体现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科学方法,成为指导我军训练的一个重要原则。

  另一件事,就是在演习前夕有人提出,参加演习的各军军长大部分是少将、中将军衔,但也有个别军长是大校,是否让大校军长临时佩戴少将军衔,这样在外国代表团参观时好看些,叶帅考虑,演习时佩戴将军的军衔,演习后又要摘掉,似乎不妥。但他并不立即否定这个意见,而派我乘飞机立即回北京请示彭德怀国防部长。我到北京向彭总报知了此事,彭总问我叶帅什么意见,我说叶帅似乎不同意。彭总说:“好嘛!就照叶帅意见办,不能为演习而演戏。”此事使我感到,叶帅既重视发扬民主,又注意在大的原则问题上请示报告,表现了坚强的组织纪律观念。

  叶帅还十分重视总结经验。在演习结束时,他亲自作了全面的总结讲评,还指示各军、兵种专业的助理导演分别作各军、兵种专业的总结。后来他还亲自撰写了一篇《抗登陆、抗着陆》的文章在《八一杂志》上发表。他把这次演习中所取得的经验上升到理论高度,用唯物辩证的观点作了全面、系统的概括。特别是他对抗登陆和抗着陆的关系、意义及对策,作了深刻的论述,大大提高了人们的认识,开阔了大家的视野,表现了对未来反侵略战争的科学预见性。

  叶帅还对这次演习拍摄电影的事很关心,他说:“组织干部参观演习很重要,是一种教育干部的办法。但参观只能给予暂时的一定印象,而拍制一部较好的影片则具有较长远的教育意义。”他指示我一定要抓紧此事,并指定我担任这部片子的军事顾问。在审查影片中,有的同志提出抗登陆战役一般是方面军统一组织实施的,建议最后出现方面军组织反突击的境头。影片编导同志向我反映,可否由叶帅充当方面军司令员兼政委。我向叶帅反映了上述意见,他表示同意,同时指出要总政甘泗淇副主任充当方面军政治部主任,要我充当方面军作战部长。这样,八一制片厂即补拍了叶帅组织指挥方面军反突击的一组镜头。影片放映后。大家都夸叶帅演习演得非常自然、逼真,很有气魄。这部片子迄今仍为抗登陆战役的重要教育片。□金冶

本文链接:http://boomgloves.com/dengluzhanyi/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