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ag视讯 > 登陆战役 >

七九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战场主要在哪里?

归档日期:09-22       文本归类:登陆战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生活技巧行家采纳数:3082获赞数:32058南京理工大学行政管理,行政工作20年,精通人事;行政;人际交往;对相应法律法规了解颇深向TA提问展开全部七九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主要分为中国的西线云南省和东线广西壮族自治区两个作战方向。

  东线中国军队分为北集团、南集团、东集团,共3个军10个师兵力。其中南、北集团主攻高平,同时东集团进攻同登,牵制谅山方向的越军。1979年2月17日凌晨,东线路杀入越南境内。

  北集团41军的122师兵分三路进攻高平北大门朔江,实施浅近纵深突破迂回,攻克坂洋,拦腰斩断了越军沿166号公路的防线,然后东西对进直取朔江。经5昼夜连续战斗,歼灭性打击了号称“新潮团”的越军346师246团及部分地方军,共歼灭越军2100余人。同时41军123师368团攻击茶灵方向的八姑岭和八达岭,有力牵制住了越军346师677团,歼敌260余人,完成了预定的战斗任务。

  北集团主攻部队41军121师和123师主力向高平西侧实施、大纵深,大迂回的穿插合围战术,企图截断高平越军西退南逃之路。其中121师的穿插路程最为艰难,步兵轻装走山间小路急进,翻山越岭,穿林过河,长途80公里。沿路地形复杂、敌情不明、远离后方、补给困难,受越军大小袭击上百次,伤亡很大,后勤基本掉队,粮弹供应不上,部队饿着肚子拼命穿插,情形非常悲壮。最后虽然插到目标地班庄、董赛地区,截断了高平越军的西退之路,但各部因迷路遇袭和饥疲交迫而战斗力大减,再加上上级命令多变,导致该师没能迅速收拢进至高平外围,而是滞留于扣屯地区。

  123师留了368团在茶灵方向牵制越军,只有2个步兵团配属坦克部队沿公路向高平西侧的扣屯地区实施穿插,全程90公里。在打兰地区遭遇越军袭击时,因指挥员情况掌握不准,加上通信联系不畅,造成错误理解上级命令,以致未能抓住时机果断进攻,反而后撤等待,从而贻误战机。最后穿插先遣队1个步兵营虽插到目标地扣屯,但兵力不足,只能持防御态势,也没有迅速进至高平外围。123师主力则滞留河安地区与沿路之敌激战,未能迅速打通公路跟进。不过也有收获,倒是打掉了那怀地区的越军346师师部,敌师长黄扁山大校当时战场失踪。

  因此,121师和123师都没有在预定时间内到达高平外围,协同南集团42军共同总攻高平。

  南集团42军以124师和126师主攻,集中了此次对越作战中最大规模的装甲摩托化部队,从布局关突破,走牛车小路向东溪穿插。另以125师从水口关方向进攻,打通复和方向的3号公路。配属42军作战的43军129师从布局关以南地域突破,截断4号公路,阻击谅山方向的越军北援。

  东溪穿插是高平战役的亮点。43军坦克1营用了不到3个小时就插到东溪,大出越军之意料。此后坦克部队坚守东溪3个多小时,直到后续步兵赶上来,表现了顽强的战斗精神。126师步兵跟随坦克一路恶战,进至东溪继续扩大突破口,为124师及后续坦克梯队打开道路。124师及坦克部队随126师之后跟进,从嫩金山地区加入战场,继续向高平挺进。越军炸毁了东溪以东的班翁山区水库,造成纵长约800米、宽约60-80米、泥水深1米左右的泛滥区,将42军的炮兵和轮式车辆都堵在水障后面。而125师多次攻击,没能打通复和公路,惹得大发其火,不得不令54军162师加入复和地区作战。

  54军是在对越作战打响2天后才加入东线个师分别去了不同方向。以160师协助41军在高平以西以北地区作战;162师协助42军在高平以东地区机动作战;161师配属给55军参加攻打谅山作战。其中162师值得书写一笔。先是接替125师进攻复和,打下孤山,控制了平江渡口,架桥沟通两岸,打通了水口关经复和至东溪的公路;然后北上高平,与160师协同围歼高平以北克马诺地区的残余越军;再冒雨连夜奔袭广渊,歼灭越军595人,打通了广渊至复和的公路;接下来在复和地区清剿残敌,一星期歼敌236人;最后又协同20军58师会攻重庆。162师在高平以东地区不断转战,长驱400余公里,纵深80余公里,哪里危急哪里去,显示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因而受到了的表扬。

  124师和126师的表现也是很出色的。步兵搭乘坦克一路挺进,步坦协同战斗,连续克服了班波河谷、班翁水障、靠松山巅、东溪断桥、嫩金山口、弄梅隧道、楠囊断路、雅南炸桥、那外伏击、博山险隘等越军设置的一系列防线公里,终于兵临高平城下。此时北集团41军没有攻击到位,加上广州军区前指通报高平越军兵力情况不准,南集团部队在高平城下犹豫了2天多时间,延误了攻击时机。后虽打下高平,但并未寻获346师主力,高平地区的越军大都散入了深山。又将预备队先后投入高平战场,以121师出击纳隆,124师北攻茶灵,126师东进下琅,162师奔袭广渊并与58师会攻重庆,150师西出朗登,129师南下七溪,经过反复拉网清剿,才算大部实现了歼敌企图。高平战役中,中国军队共歼灭越军1.9万人。

  在南、北集团主攻高平的同时,东集团55军奉命攻击同登、坂然,箝制越军的战役、战略预备队,使其不敢去援助高平。55军以163师为主攻,以164师和165师切入同登左右侧的坂然、班庄地区,在强大炮火支援下予敌全力一击。55军各路攻击部队采取两翼突破,穿插合围,分割歼灭的战术,突击火车站,探垄阻援敌,四打探某,强攻鬼屯炮台,争夺339高地,经过前后7天浴血奋战,终于攻占同登、坂然地区,歼灭越军“英雄”12团及地方军共4031人。与此同时,43军127师、128师在南侧的爱店方向突破边境,攻击禄平地区之敌,以阻截亭立地区的越军338师北援谅山。

  为争取自卫还击作战的更大战果,和广州军区前指决心不失时机地继续攻打谅山,拿下这个省会城市,歼灭越军第3师,威摄首都河内。因越军总部已急调327师、337师、北太省197团等部北上来援,谅山地区越军猬集,兵力较多,防线军,在兵力上对越军形成了3:1以上的优势。同时集中了师属以上9个炮兵团的优势火力,牛刀杀鸡,首先夺取外围要点,造成围攻谅山之势,然后一举拿下谅山。

  谅山外围攻坚战从2月27日打到3月1日,历时2天多。东集团所属部队全部上阵,各阵地均迭经苦战,反复争夺,艰难推进,连续攻克了扣当山、扣马山、巴外山等要点,兵锋从西北、北侧、东北、东侧直逼谅山市区。3月1日上午9时30分,东集团集中了19个炮兵营的306门火炮猛烈轰击谅山,30分钟落弹近万发,谅山市被炸成了一片火海。这就是著名的“万炮轰谅山”,极大地打击了越军的斗志。炮击过后,163师和164师从北、东两侧奋力突进,经过2天战斗拿下了谅山北市区。越军退守奇穷河以南的谅山南市区负隅顽抗。原本的预定意图是打到奇穷河就可以了,不再前伸。然而越南的宣传机器肉烂嘴不烂,宣称“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市”。这下惹得雷霆震怒,在指示下,指挥6个步兵营于3月4日打过奇穷河,攻占南市面上区,最远向奇穷河以南推进了5公里。谅山战役中,中国军队共歼灭越军1.05万人。

  东集团攻击谅山的同时,43军127师、128师在东南侧攻歼了禄平地区之敌,歼灭了越军独立第123团和亭立地区北上的338师一部,保障了55军的侧翼安全。

  东线作战打到这时,态势已很明显。谅山被克,连接越北地区各交通枢纽的门户洞开,中国坦克部队可沿公路直取河内。越南首都一片惊慌,越南政府发出了全国总动员令,在河内市区挖掘防御工事,各国外交代表团也开始向河内以南转移。

  红河是云南中越边境的界河,宽160至200米,水深3至5米,不能徒涉。红河右岸,耸立着230、248、318、489、新官等高地,敌人重兵设防,控制要点,封锁河面。

  西线中国军队的主攻方向是以13军、14军沿宽大正面的红河两岸发动突击,向西扫荡越军在坝洒、谷柳、岳山、谷珊设置的防御体系,向东拔除拔坡、班老、发隆、孟康的越军侵略据点,夺取老街、柑塘两个市,歼灭越军345师,相继歼灭316A师;同时以11军攻击越南莱州省封土地区,歼灭浅近纵深越军,牵制越军316A师东援,并继续前出。

  2月16日21时,主攻红河西岸的13军各部队利用夜暗大雨,秘密迅速地运动到红河边,用冲锋舟、橡皮舟在七个渡口偷渡红河。至17日7时,成功地渡过了4个步兵团、3个加强步兵营和1个边防连的1.2万余人。过河部队迅速占领了滩头阵地,控制了要点,掩护后续部队架设浮桥,引导坦克、车辆过河。当越军发现中国军队的渡河企图时,匆忙组织抵抗,但为时已晚。此时,13军的穿插部队已迅速向纵深地区前进,各先头过河部队也开始了围歼越军防御前沿支撑点的战斗。

  37师111团2营以突然勇猛的战斗动作向230高地发起攻击,于7时30分攻占了该高地,全歼越军1个营部和1个加强步兵连。同时39师115团1营夜袭248高地,经过2小时激烈战斗,歼敌1个连和部分民兵。17日7时,13军炮兵炮击谷柳,防守越军一片慌乱,8时,三个舟桥渡口开设完毕。13时,13军主力全部渡过红河,投入战斗。37师的109团连续攻占了深店、152、171高地,歼敌128名;110团连续攻占了果沙、221、218高地,歼敌95名。39师115团连续攻占波光、251、305高地,歼敌90余名。38师113团和112团1营并7连,利用夜暗秘密接敌,采取断后路,包围住,先围而后歼的战法,围歼坝洒地区之敌。经过31小时战斗,攻占了坝洒地区,毙敌496名,俘敌44名,打出了被称为是“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个歼灭战”。边防13团于18日入夜前,相继歼灭了东桑、楠密、谍兰、新官之敌,歼敌200余名。至此,13军从河口至龙博河的长达48公里的地段上全线余人,向西岸纵深推进了5-6公里。

  13军各部继续发展进攻,从2月18日10时30分至21日15时,仅用了3天多时间就攻占谷柳、保胜、谷珊西山、岳山一线,摧毁了越军的纵深防御体系,全歼越军黄连山省队192团和老街市队第6营主力,重创了345师121团、190炮兵团,共歼敌2000余人,兵锋已直指越西北重镇柑塘。

  老街是越南黄连山省省会,位于红河、南溪河交汇处,既有通往河内的铁路,又有公路和红河水运交通之便,是越西北的重要门户。越军在老街、小曹、53号高地地域内组织防御,部署了地方军2个多步兵营的500余人,以红河为屏障,依托高地凭险据守。其中在老街外围构筑了大量堑壕、永久性掩蔽部和土木质发射点,并对前沿主要目标和前进道路标定了射击诸元。

  主攻红河东岸的14军令40师集中主要兵力兵器,首先歼灭老街之敌。40师令118团首先以一部兵力偷渡南溪河,歼灭小曹地区之敌,尔后转用兵力,采取分割包围,侧翼突破,侧后攻击的办法,歼灭老街地区之敌。2月17日凌晨,118团发动进攻。各攻击部队与防守越军反复争夺,将小曹地区的十几个高地打成了一座座血丘。18日下午40师部队攻进至老街外围,开始了1979之战中的第一场城市攻坚战。越军兵力虽然不多,但抵抗得非常顽强。40师逐点攻击,将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的62式轻型坦克也拉上去,插入市区分割越军的防御体系。步兵快速跟进,逐点爆破老街的越军坑道和防御工事,一步步反除越军据点。战斗至2月19日下午13时,老街终被攻克。这一战历时60小时45分钟,14军40师共击毙越军433人,俘敌4人。

  封土位于云南省金平县当面,驻有越军莱州省队741团。该团3个营分别部署在布多、马鹿塘、巴南棍、麻栗坡、班绕散等地。此外,巴南棍驻有公安第33屯;巴沙山口驻有193团一个营。越军依托界河的制高点,设置了3至5公里的防御纵深,在纵深内的主要制高点上,又设置了第二道防御阵地,以便层层防守。

  11军奉昆明军区命令,率31师及32师94团,并指挥云南省军区独立师、边防14团、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第7连,首先歼灭巴南棍、麻栗坡、布多地区之敌,尔后以一部兵力攻占巴丹,前出至南臊,主力攻占封土,牵制越军316A师东援老街。

  2月17日,11军按军区的统一部署,全线时,攻占了西罗楼、金鸡塘、天泛、麻栗坡、巴南棍、马鹿塘、刘发烟、1298高地及布多。18日至20日,以大部兵力搜剿残敌,前出到白马河、大坪、巴保、布巴保地区。91团一个加强营攻歼了木桑地区之敌,为继续发展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经过两天准备,23日,31师在云南省军区独立师协同下向巴沙山口发起进攻。战至当日19时40分,全部攻占巴沙山口及附近各制高点,打开了通向封土县城的咽喉要道。从27日起,31师配属云南省军区独立师一部沿公路两侧逐步向封土逼进,先后攻占了11个制高点。3月3日19时10分,一举攻占了封土县城,并以一部兵力前出至冯登、王宝地区。在3月4日奉命回撤时,31师91团又加强云南省军区独立师第3团1营,北上向盘踞在班绕散地区的越军发起攻击。经3天战斗,歼灭该地区之敌322人,缴获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一批。

  红河两岸的防御纵深体系被中国军队摧毁后,黎笋下令死守柑塘地区。柑塘是沿红河通向河内的重要枢纽,附近还有盛产磷肥的矿区,战略地位和经济地位都很重要。越军345师仓皇调整部署,将其在红河东岸的一个营西调,协同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菏、真尉地区构筑工事,阻止中国军队南进。同时,驻莱州省平卢地区的316A师主力火速东援,企图侧击中国军队,夺回谷柳和老街,以解柑塘之危。1979年2月21日,昆明军区传达了军委副主席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之敌的命令。当晚,13军召开紧急作战会议,进行具体部署,决定以39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抗击316A师东援,保证主力侧翼的安全;以37师从左翼、38师从右翼进行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

  22日下午,39师116团2营向代乃地区之敌发起攻击,经5小时战斗攻占了代乃及其周围的高地,切断了东援老街的10号公路。越军316A师十分惊慌,令其148团进行疯狂反扑,企图夺回代乃,打通公路。39师116团和117团的4个步兵连依托有利地形,在师、团、营炮火支援下,顽强进行抗击。从22日到27日,连续打退越军30余次冲击和偷袭,歼敌900余人,未使316A师前进一步。代乃阻击战的成功,分割了越军316A师与345师,保障了13军主力侧翼的安全,为歼灭柑塘之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13军37师、38师向柑塘之敌也发起了猛攻。战斗于2月23日7时打响,中国军队集中564门火炮急袭25分钟,给防御越军以重大杀伤。随后,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仅一小时就突破越军防御,连战连捷,当日挺进纵深7公里。经过一天激战,容菏、真蔚以北各要点大部被中国军队攻占,打开了柑塘北边的门户。24日,37师、38师以钳形突击,穿插迂回,勇猛追歼向柑塘方向的溃逃之敌。37师的109团沿郎箭、春增、郎顿边打边插,直插外波河吊桥;111团2营于19时40分,对柑塘之敌达成合围;110团围歼郎顿之敌后,于11时占领了郎顿地区。38师112团、113团攻占312、563高地后,继续向南急进。113团于18时55分插直郎娃东南无名高地,协同37师对柑塘之敌达成合围;114团营直插团结、嘉符,主力围歼柑塘磷矿之敌。25日下午,37师111团胜利攻克了越西北重镇柑塘。经过随后的搜剿战斗,除345师师长麻永兰率残部逃过外波河外,该师整体崩溃,共被歼2600余人。

  红河西岸越军遭到沉重打击的同时,东岸越军调集黄连山省队254团残部,345师118团、124团,黄连山省队192团、永富省队194团等兵力,在南征、龙徽、丰年、575高地、坂高、得南、朗忠、班甘、南樟、班罗、东家、栋光、朗多、郎勒、为麻、巴米、郭参、珊嘎、铺楼等要点组织梯次纵深防御,企图扼守7号公路和红河东岸要点,阻止中国军队前进。14军决心以40师一部兵力进攻郎忠直插郎洋,主力向楠宗、班罗方向突击,切断守敌退路;42师先夺取坂高、575高地、班甘、半琴山等地,然后,向郭参、铺楼方向发展进攻;41师为军预备队,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2月21日,40、42师分别发起攻击。42师于23日19时攻占了坂高、班甘、575高地。40师118团抢占朗洋铁路桥,截断了红河两岸的通道。119团在歼灭南征南侧之敌后,主力插向班罗,于23日时切断了7号公路。120团于23日前相继攻歼了龙徽、郎忠、428高地之敌。为加快进攻速度,经军区批准,41师于23日在东家地区加入战斗,沿7号公路直插郭参;40师于郎多直插铺楼,控制红河渡口,切断越军逃路,尔后向北卷击,协同41师歼灭红河左岸之敌。24日6时,各部队向越军发起了猛烈攻击。40师120团于25日22时攻占了郎多,3月1日2时攻占了珊嘎东北侧无名高地,协同119团连夜冒雨直插铺楼。

  3月2日12时,119团进至铺楼西北侧山梁,经过6小时激战,攻占了铺楼,控制了红河渡口。120团由铺楼回师北上,于3月5日攻占了巴米、郎连等地。41师121团向栋光穿插,切断敌人退路。122团、123团沿7号公路两侧发展进攻,于3月1日17时50分攻占了郎勒、为麻地区。配属14军的11军32师94团、96团加入战斗,配合123团在为麻以东公路两侧发展进攻,先后攻占了郭参、春斗和楠卡南侧无名高地。14军红河东岸第二阶段进攻战斗历时12天,共歼灭越军2224人。

  沙巴是越西北重镇,是通往越军第二军区所在地安沛的门户。这里自然洞穴和悬崖峭壁较多,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交通不便,机动困难。越军316A师在代乃遭到13军部队阻击后,东援无望,在沙巴地区犹豫徘徊,企图以野战防线阻击中国军队进一步深入。昆明军区决定调50军149师、11军32师95团归13军统一指挥,歼灭316A师。13军决定以149师447团和445团2营向新寨和大平地区实施穿插,断敌退路;149师主力在奔西爱、龙威松一线展开,沿公路两侧向沙巴实施主要攻击,歼灭沙巴地区之敌。这一仗打得很是艰苦。越军依托公路沿线的野战防御工事进行顽强地阻击和伏击,双方在公路沿线团和445团(欠2营)血战4号桥,遇袭而阵脚不乱,奋力克敌,在沙巴之战中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右路穿插的149师447团连经格盖苗遭遇战、新寨北侧山垭口血战,克服疲劳和断粮,不顾牺牲,连续穿插作战7天,终于占领了黄连山垭口,切断了公路。所部红2连打得只剩能战斗的25人,1连也只剩下43人,全团伤亡达548人,表现了顽强的战斗精神。只可惜316A师警觉较早,除留部分兵力节节阻击外,主力已先期向西撤过了黄连山垭口。经过连续7天苦战,149师沿10号公路攻进33公里,终于攻克沙巴,重创316A师174团、148团、98团7营和沙巴独立营,共歼敌2300余人。

  至1979年3月4日,东线中国军队突入越南境内纵深50-100公里,相继攻占高平、谅山2个省会城市,以及河广、茶灵、广和、河安、通农、石安、重庆、长定、脱浪、高禄、禄平等11座县城和同登镇。共计歼敌40671人,击毁越军火炮340余门、坦克和装甲车45辆、汽车480余台,缴获火炮840余门、各种枪械11000余支(挺、具)及大批军用物资,同时对东线越北地区的军用、民用设施进行了毁灭性打击和破坏;西线中国军队突入越南境内纵深30-80公里,攻占了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市和重镇柑塘市,以及孟康、沙巴、坝洒、封土和保胜5座县城,前出到郭参、铺楼、外波河、黄连山垭口、封土地区。共计歼敌16481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摧毁了西线越南浅近纵深境内的大量军用、民用设施。

  至此,中国军队控制了越北地区诸多重镇,威逼河内的态势已经形成,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目的和战术目标已经达到。1979年3月5日,下达撤军命令。随后各部队交替掩护撤退,并将占领区内的越南军政设施全部炸毁破坏,能拿走的机器设备全部拿走,并回收了大量当年支援给越南的物资。《对越战争亲历记》中说“连越南的牛见了163师的官兵都跑得远远的”。西线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东线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告一段落。

本文链接:http://boomgloves.com/dengluzhanyi/550.html